【手机版美高梅官方网站】历史名家尧王在湖南的遗迹,雪宝顶耕夫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上古时代的风,沿着悠悠远去的大河,拂荡着平水之南三百里之遥的中条山麓,风头一转,在历山余脉上兜着大圈儿,把高耸开阔的山顶牧牛坪,首先吹打得早醒起来,山岚雾霭们在晨风中梦一般地飘渺游移着,准备迎接更遥远处的山顶上那颗即将弹出的鲜嫩的太阳。

尧王是我国原始社会末期一个部落的首领,名放熏,号陶唐氏,尧是他的谥号。其活动年代大约距今4200年左右,属原始社会末期的父系氏族公社阶段。尧建都平阳,即今临汾,这在先秦诸子散文
《孟子》、唐代柳宗元《晋问》、宋代郑樵《通志•五帝都》等典籍里都有记载,郭沫若主编的《中国通史》也说:“尧都平阳,在今山西临汾。”如今临汾一带仍有许多与尧王有关的历史遗迹和传说故事。

其实,是一声清脆而特殊的敲击声把牧牛坪唤醒的,那是原始的鞭杆在击打柳条簸箕的别致音响,随着这个声音的发出,雾霭倏忽间飘移而去,上古的太阳光临了历山山头,有群鸟儿的鸣叫叫碎了历山的宁静。

据记载,帝尧时代,大约公元前2300年左右曾发生过空前浩大的洪灾,洪水泛滥,到处汪洋一片,地上五谷不收,人民生存极为艰难。尧王作为部落首领,一方面带领群众选择地势较高的丘陵地区居住;一方面因势利导,疏通水道。传说,尧先用鲧治水,达九年之久未能成功,遂又派鲸的儿子大禹治水,大禹采取疏导的办法终于治理了水患。

那是大舜喜欢的两头耕头,一黄一黑,一高一矮,一左一右,忠厚老实地踩着犁沟并排而行走,暴突的牛脊与远处的山脊遥相呼应着,脊梁鼓起时,拽动着缰绳,缰绳牵引犁铧,而犁铧是精制的石块磨制的犁铧又深深地切进历山顶的黑黄的沃土里。

尧不仅一心一意为人民办事,吃苦在前,身先士卒,而且非常贤明、民主,他将王位“禅让”给舜,被后世传为佳话。尧决心选择一位能力百姓谋福利的继承人。他走出平阳,四处访贤。有次走到平阳南部一个名叫历山坪的地方,看到一个青年农民正在套着两头牛犁地,他犁过的地平平展展,如湖水之面。最奇妙的是他往犁拐上扣个簸箕,隔一会就用一根短木敲击一下。尧王心里纳闷,请他讲讲原因,他说:

犁把是幽幽泛红的野枣木打制而成,古朴厚重。而犁把正中却异样地悬吊一面柳条簸箕。犁把牵引出的,并不是它的主人,而是主人的一个局部,——紧握犁把的一双有力硕壮却十分粗糙的大手;牛陷进土中的是两片阔大的蹄掌。深黄肥沃的细土从崭新的蹄趾间吱吱涌上来,涌上来的还有一缕缕久憋的地气。

“黄牛每日拉犁出尽力气,再拿鞭子打牛,我不忍心。用短木敲击簸箕,这只牛一听认为是在打那只牛,而那只牛则认为是在打这只牛,便都使足力气向前跑,每日耕地的速度就加快了。”尧王听后,从内心里佩服这位农夫的才能,觉得他既会耕田,有见解,又心地善良,是个难得的贤人。尧王问清他的姓名,带回平阳,此人便是舜。尧王要继续考验舜的德才表现,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他,赐给布帛、琴弦和一群牛羊,修了几间谷仓,想观察他的理家之道。三年之后舜全家和睦相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尧又提拔他做官,看看他有无管理国家的本领。舜上任之后,虚心谨慎,治国有方,受到诸侯群臣及四方宾客的尊敬。尧王最后正式将王位禅让给舜。

日光穿越山树的叶隙,历山上有了七彩光泽,清晰了耕者敦实的中等身材和一张黛青色质朴平和的脸。

手机版美高梅官方网站,尧王非常关心百姓疾苦,积极采纳群臣意见,注意了解群众对朝政的反映。有一次,他到郊野行走,碰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农手拿着“壤”,一边敲打,一面歌咏:

渐渐强烈的日光把地把牛把犁把人网进一张生动执着的牛耕图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四千七百年之后的一个草木疯长的炎热季节里,我与友人一起登临传说了四千七百年的巍峨高耸的历山,令我惊讶的是山上那一群群的肥壮的牛们。农忙已经过去正是放牧的时机,

尧由此知道老衣心里愉快,竟不知帝力对他有什么束缚。他听了后心里十分高兴,这就是古老的民歌《击壤歌》。还有一次,尧王为考察政绩,来到临汾城东北五里的村子康衢,看到一群儿童拍手歌唱:

牛们物以群分自由组合,白日山顶吃草夜晚在避风处过夜,一连月余,牛的主人们不必上山来查看,亦不必挂念……还有辽阔的山顶草地上那一道深长的犁沟,名曰舜王沟,传说是当年大舜耕作时留下的犁沟。不论雨水何等充沛,季节多么炎热,四处的花草多么繁茂,而舜王沟里是绝没有一棵小草改擅自生长的,望着那一条宽大深长的犁沟,我不知作何感想。我相信这一切都不是传说,我相信四千七百年前有一个勤劳的农夫在这里埋首耕作,他的智慧他的爱心和他的谋略得到了三百里之遥平阳处的尧天子的赏识,先将两个天仙般的闺女赐予他,终把天子之位禅让于他。

这是怎样的一个大智若愚的农夫啊!

他是一个默默的劳作者,他绝对不会张扬自我,他在这人迹罕至的历山上拓荒,本身就说明了这一切。

处于对牲畜的爱怜之情,舜在耕牛身上是动了心思的。他既要让牛儿们下力地耕地,又不忍心动手中的鞭杆去鞭鞑它们,即便是严厉地责骂,他也不忍下口。苦恼之中,他看到了自己居住的石屋屋檐下悬挂着的一面面柳条簸箕,大舜的心,一阵紧跳。

重华怎么没有想到它呢?

重华是舜的名字。舜叫姚重华ニ凑庋想着,走了过去,他拣了一面较小的簸箕,拿手指一击,很有抨击牛臀的音响,他喜滋滋地将它悬吊在木犁之前牛臀之后。

顶着瓦蓝的天,踩着浑黄的土,舜开始了又一天的耕作。然而这又是非同寻常的一天,小小柳条簸箕给了他一片窃喜。他在催促牛儿拉犁的时候,可以击打柳条簸箕了。

日已升高。犁出的新土表层已被日头晒干,刚翻开的黄土有湿气在氤氲着隐隐的七彩之色。

大黑与小黄拉犁的节奏由先前的快速到渐渐的沉稳、缓慢。

舜看罢,稳了稳犁把,挥动手中的鞭杆,却猛地击打在犁前的柳条簸箕上。

清脆的声音在历山上空响起,惊飞了一片山树上的几只大鸟儿。

啪——

啪——

柳条簸箕发出了如同鞭杆儿击打牛臀一样的声响。

大黑牛以为打了小黄牛,快快埋首拉犁。

小黄牛以为打了大黑牛,快快埋首拉犁。

犁拉得快了,舜稳定着犁把,一道崭新的犁沟朝前延伸着。

黄土像翻滚着的浪花,纷纷倒向一边。

而柳条簸箕上清晰着长长短短被鞭杆打过的痕迹。

在地角头回转犁向的时候,越过四千七百年的岁月风尘,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大舜所使用的犁铧已不是当初的石块打制的犁铧了,而是一面闪烁光亮的新型铜犁。那是舜用耕作之余自己编织的柳条簸箕在刚刚形成的市场上交换来的。

舜不是一个封闭的人,他能把自己的耕作与劳动所获同上古时期原始的市场结合起来,让自己的劳动走进市场,交换出那个年代他所需要的新式的农具以及生活用具。当然,也拾取市场上人们对时政的评判。

这样,我们可以很自然地想像出,虞舜在农闲季节里,经常赶着他的牛车,沉默敦厚,带有几分孤独和恬淡地步入热闹的市井,他的牛车上,满载着各种簸箕与箩斗,硕大的南瓜和薯类,他会和早已熟识的商贩们亲热而有分寸地打着招呼,也会祥和而予今持地讨价还价。这样虞舜会从车上取下他编织的结实耐用的箩斗,交换下一匹葛布,一只陶罐,一把闪亮的铜制腰刀……

这日,让虞舜眼睛一亮的是那把结构别致的新式木犁,和一面闪有光泽的铧尖。

舜拉起牛车,紧走几步,停在了冶炼铺前,仔细端详着铜制的铧尖。

那铧尖,锐利,坚韧,不易破损,他想像着铧尖切进土地割断草蔓的生生脆响。

舜亢奋地用整整一车的箩斗交换了它。

在历山上两只牛儿悠闲吃草的当儿,舜动作麻利地解下了充当铧尖的石片,用石头将铜制铧尖楔入木犁。

驾起黑黄二牛,锐利的铧尖轻松刺入黄土,黄土欢歌一般从犁沟中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